首頁 > 盟市新聞 > 正文

烏蘇浪子湖的晨霧

烏蘇浪子湖。來自網絡

當阿爾山的天空還是一片漆黑的時候,我們的車子已駛向烏蘇浪子湖,從入住的天池鎮開車過去只需幾分鐘。就在昨天,那個陽光明艷的早上,我們錯過了這個火山堰塞湖湖面上最美的晨霧,為了不讓自己留下遺憾,我們將出門的時間提早三個小時。北方深秋的日夜溫差極大,我們將所帶最厚的衣物都穿在身上仍瑟瑟發抖,天在我們行駛中微亮起來。

“起霧了。”車子拐過一個彎,司機兼導游小楊叫了起來,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不遠處山谷的一團霧,很迷你的一團,濃得化不開。但車子稍往前開點,霧就看不到了,顯然這并不是最佳的觀景點。“再到前面看看吧。”小楊不死心地踩下油門,我們聽從這個有十多年戶外經驗的老驢友指揮。

來到昨天觀景臺,已有幾位資深的攝影師擺著三角架找角度。還記得昨天是八點鐘到烏蘇浪子湖的,那時陽光明艷,將岸邊的白樺樹和落葉松照得金黃一片,而湖水是如此的寧靜,倒映著湛藍的天空,水天一色。此刻看到的又是一番景象,月亮懸掛在天際,月亮下的白樺樹筆直佇立,仿佛一夜之間,深秋的寒意無情地送走了樹葉,白樺樹孤寂地舉著臂膀,目送每一次的月落日出。白樺樹的腳下是一大片的沼澤地,地沒有想像中那么潮濕與泥濘,及膝的野草枯敗且狂野,它們往烏蘇浪子河的方向生長,一直長到水里面。

晨霧初起,只見縷縷潔白的霧靄從山谷里飄了過來,霧沒有快速的散去,它們凝聚在湖面上,像一團潔白的云。氣溫好像越來越低了,朋友被冷風凍得手腳發抖,在草地上跑來跑去,小楊用手機拍了幾張照也躲進車里不愿出來了。攝影師卻越來越多,他們追著晨霧跑來跑去,一點也感覺不到寒意,他們讓我明白專注某一領域的人有著不一樣的溫度,可以抵御一切寒冷。霧飄過來又飄過去,這里的霧比我所在的南方城市的霧來得詩意一些,薄薄的,一縷接一縷,像從湖面升騰起來的水氣,將對岸的山色遮擋得朦朦朧朧。草在風中搖曳,霧從草尖飄過,煙一般的輕柔。

天好像又亮了一些,霧似乎更濃郁了,它們大批的從東邊的山谷飄了過來。很多人都轉移了機位,往東邊的草地上速迅地移動,我的朋友早不知跑到哪里去了,直到她在遠處呼喚我,我才往她的方向趕去。東邊的草地上已站滿了人,我站上一個空隙處,才發現這里是拍日出的最佳地,此時東方的山谷微露著紅光,太陽的光芒已將周邊的云朵照亮,云朵潑墨一般在烏蘇浪子湖上空。霧在升騰,穿過落葉松與云朵交織在一起。但是,云層太厚了,太陽只是微微地露了一下臉就消失了,霧還沒有散去,像條玉帶懸浮在湖面上,讓整個山谷變得神秘而美麗。

天已大亮了,霧消散了些許,而人們卻不愿輕易地離去。也許還會再來,在同樣的地方看同樣的風景——我知道烏蘇浪子湖會常常晨霧撩繞,它只給有緣人驚喜與感動,而我們這些旅人都是抱著僥幸的心而來。

《人民日報海外版》 2019年11月11日第12版

[責任編輯:靳敏]

版權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email protected]

今日內蒙古
王中王一肖公式规律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