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要聞 > 正文

內蒙古研學市場:安全問題令人憂

體驗蒙古族文化(資料圖片)                                                    

品端午習俗(資料圖片)                                                    

學習垃圾分類(資料圖片)  

俗話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近年來,隨著政府對研學旅行相關政策的傾斜,研學旅行成為了我區旅游機構和教育機構競相爭奪的“蛋糕”。然而,面對政策紅利和前所未有的機遇,隨之衍生的行業亂象也引發社會關注。如何發揮研學的真正價值,解決日漸凸顯的安全問題?記者就此進行了調查。

【事件】研學歸來21人病倒

“有了這次教訓,我恐怕都不敢再讓孩子參加類似活動了。”11月7日,家住呼和浩特市玉泉區西菜園的王女士有些失望地說。

王女士的孩子在玉泉區某小學就讀,10月17~18日,學校聯合內蒙古睿斯國際研學中心組織學生到新城區敕勒林海開展為期2天的研學活動,返程當天,孩子出現頭暈、惡心、嘔吐等癥狀,接連在社區門診輸了兩天液才有所好轉。

記者采訪中了解到,此次參加活動的297名學生中,共有21名學生出現了類似癥狀。最終經過防疫部門和教育部門聯合調查,排除了食物中毒可能,系換季導致的水土不服。

不少家長表示,雖然事情已經塵埃落定,但家長對研學旅行的安全問題依舊憂心忡忡,希望相關部門能健全安全管理措施,保障學生的健康安全。

【現狀】政策催熱市場

事實上,研學并非新鮮事物。2016~2018年,教育部等11個部門聯合出臺《關于推進中小學生研學旅行的意見》等多項政策,將研學旅行納入中小學教育教學計劃,明確推進中小學生研學旅行。相對于其他省市而言,內蒙古的研學旅行則起步較晚。直到今年5月,內蒙古自治區教育廳等10部門制定了《內蒙古自治區關于推進中小學生研學旅行工作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才首次揭開了研學旅行的序幕。明確從今年起,全區中小學原則上要求每學年安排1~2次研學旅行,并將研學旅行評價結果逐步納入學生學分管理體系和學生綜合素質評價體系。

政策的東風使得研學旅行大熱。今年以來,包括玉泉區小召小學、南茶坊小學、恒昌店小學、通順街小學、賽罕區民族小學在內的諸多學校相繼開展了形式多樣的研學旅行,讓學生在實踐中成長。呼和浩特市第三十六中學教導處副主任呂沛在學生和家長眼中很“具有開拓精神”,早在2016年就組織學生開展過一系列研學活動。“我們在課本里學過泰山日出,卻不曾見識過泰山的偉岸。學習論語,卻不曾踏足過圣人故里。于是,我就利用暑假組織學生去山東旅行,帶著孩子們登泰山、訪孔子故里,看趵突泉,回來后反響特別好,每一個學生還寫了自己的見聞。”11月7日,呂沛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想要把書本上的知識吃透,通過研學旅行是最有效的手段之一。不過,在他看來,當前呼和浩特的研學旅行市場還比較混亂,沒有形成系統:“從小學到初中,每個年級應該怎么走?怎么設計課程?通過研學能夠鍛煉哪些技能?增長哪些知識?獲得哪些啟發?這需要相關部門進行調研、研討,形成一個系統性的研學路線和成熟的風險防控體系,才能保證研學的價值。”

【調查】超九成家長擔心安全

11月7~8日,記者在玉泉區恒昌店小學、賽罕區金橋小學、呼和浩特市第八中學分別對學生和家長進行了調查問卷。在“你是否愿意嘗試研學旅行”的問卷中,接受采訪的50名學生中,42名學生表示“愿意”,并說出了自己的理由。“研學能夠學到很多課本上沒有的知識,還能拓寬眼界。”恒昌店小學的學生媛媛說。

在“你希望參加哪種類型的研學旅行活動”問卷中,22名學生表示喜歡綜合素養拓展類,15名學生表示喜歡參加傳統文化類,13名學生表示喜歡科技類。

在針對家長的一份“你對孩子參加研學旅行活動考慮的重要因素”問卷中,50名家長中,有48人將“安全”和“飲食條件”作為首要考量因素,有2人選擇了“費用”。“多出去走走,見識見識外面的世界固然很好,但首先要保證安全。”在賽罕區金橋小學,正在等著接孩子的王女士說。

【問題】監管主體不明晰

內蒙古夢之翼教育咨詢服務有限公司是呼和浩特最早涉足研學旅行的機構之一,每年組織研學活動有4萬人次參加。“正規的研學機構不僅資質齊全、范圍明確,每次組織研學活動還會有一整套安全預案。每個班級至少配備一名教官、一名助教,此外還會有專業安保人員以及有資質的醫護人員負責學生安全。”該公司的副總經理李麗卿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所有的研學活動都是結合課本和年齡去開展,出發前,還會給參加活動的學生家長發出一封“致家長的一封信”,明晰活動流程、飲食、乘車安排,并有專業領隊隨團,負責后勤保障。

“我們開展的研學內容有兩塊,一是體驗非遺的活動,包括面塑、剪紙、皮雕畫、活字印刷等十多項;二是紅色研學活動,穿紅軍服、‘重走長征路’等。”11月9日,莫尼山非遺小鎮副總經理王光接受記者采訪時說,小鎮是首府為數不多的研學基地之一,合作研學的旅行社和機構有30多家,忙起來常常應接不暇。在飲食安全方面,小鎮擁有自己的餐飲管理團隊,餐具每天會高溫消毒,還會有專人不定期抽查廚具衛生。

毋庸置疑,研學旅行作為校內教育的補充,對學生綜合素養等方面的提升有著積極的作用。但其行業標準不健全、準入門檻低,加上在監管方面主體不明晰,分散于教育、旅游、市場監督等不同部門,導致市場魚龍混雜也是不爭的事實。采訪中,不少業內人士坦言,當前研學市場不夠規范,很多不具備接待、抗風險能力差的機構本著撈錢的目的進入市場,師資力量參差不齊,沒有團隊管控,存在很大的安全風險。“研學不同于游學,要結合教育大綱,帶著課題去游覽,游覽完還要形成相應的結業報告。現狀是有些機構連營業執照都沒有,或者超范圍經營,甚至還有一些戶外俱樂部靠著常年摸索出的一些經驗涉足研學旅行。路線重游而不重學,不僅效果大打折扣,一旦出事,還會出現投訴無門的窘境。”11月9日,內蒙古新世紀康輝國際旅行社市場部經理胡利亞表示,建議家長和學校選擇研學旅行時一定要擦亮眼睛。

【措施】必須審核資質

據了解,我區有中小學生260余萬,若按每學年2次研學旅行計算,就是520萬人次的龐大市場,巨大的市場空間吸引了許多機構。記者連日來在采訪中發現,除了學校自己組織的研學,還有旅行社、教育咨詢公司、俱樂部等紛紛入場,競爭日趨激烈。11月9日,記者通過天眼查詢發現,目前內蒙古有研學機構429家,其中僅呼和浩特就有上百家。

按照《意見》,各地可探索建立政府、社會、學校、家庭共同承擔的多元化經費籌措機制,收費堅持公益性原則,校外研學機構和學校不得借研學旅行名義開展商業經營性活動。但記者采訪中發現,當前不少學校除少數是自主出行外,大部分均是由研學機構承接開展,學生報名本著自愿的原則參加,自主承擔出行費用,1~2天的活動價格一般在180~300元之間,5~7天的活動價格在4000~8000元不等,不少家長質疑費用偏高。

玉泉區教育局團委書記史村表示,學校在開展研學旅行活動前都要先向教育局備案,包括選擇研學機構,要審核資質,具備相關的手續才能進一步開展活動。“研學的經費都會公開明細,由學生自己負擔,學校不會借此盈利。”

玉泉區少先隊總輔導員支起鳳也進一步證實,盡管研學活動的設計、實施由各個學校來主導,但學生用車、吃飯、聯系研學基地等須通過研學機構來完成。前提是,必須考察機構的資質,嚴格約定服務內容,還要做到公開透明,方案科學、價格合理。

【建議】制定準入門檻及退出機制

“作為一種全新的教育模式,研學將課堂搬到了路上,將校內和校外的教育銜接在一起,讓孩子走出去感知大自然,了解中國文化,培養孩子獨立自主的能力,這本身是一件好事。但當前研學市場責任監管不明晰,出現了有游無學或者流于表面的拓展游,加之安全問題頻出,引發社會廣泛關注。”11月10日,內蒙古社科院專家烏仁塔娜分析認為,研學旅行要想健康有序發展,首先必須有賴于征信市場,制定研學旅行機構的準入門檻和退出機制來正確規范和引導。其次,多部門要形成監管合力,細化監管措施,嚴格確立安全標準,責任到人。第三,要建立行業黑名單制度,加強風險防控,凡是因管理不當而造成學生意外傷害、實踐活動無序低效等情況的機構,一律列入黑名單;對于研學基地不達標的,一律摘牌退出。(北方新報融媒體記者  張巧珍  實習生  付  裕)

[責任編輯:張彬]

版權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email protected]

今日內蒙古
王中王一肖公式规律算法